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开元棋牌类型的网站_开元棋牌老是维护_开元棋牌怎么对接 -> 都市言情 -> 青天有鉴

第384章 像不像

上一页 ??????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?????? 书末页

????“当暴力成为习惯,当挨打也成为习惯,我承认,我心理上始终蒙着一层厚厚的阴影,它让我压抑、暴躁,失去快乐,总想要去摆脱。因为疏远,母子关系似乎变得融洽起来,但曾经的伤痕太厚,让我们之间始终有着无法跨越的隔阂。我用在校的优秀表现,用逃避换取安静的生活,但她却始终没有停止干涉,甚至逼迫我跟素不相识的残疾女孩订婚。被拒绝后,将我的脸打肿,我试图用不还手唤醒她清醒的意识,然而却是无效。在我眼中,她已经化为魔鬼,避无可避。”束成龙说着,露出哀伤之色,长长的一声叹息。

????等了足有半分钟,束成龙没有再继续说下去,方朝阳问道:“被告人,你说完了吗?”

????“还有一句话,她暴打我,我已经感觉快要死了,是无奈之下,才进行了过激的反抗。”束成龙道。

????“你无法证明,受害人对你进行了暴力攻击。”苑丹忍不住说道。

????“你们也不能证明,我没有受到暴力攻击。”束成龙的嘴角上,挂起了一丝冷笑。

????这才是本案最为集中的焦点,案发时,束成龙当时是否被姜春花连续掌掴,但有一点,只是因为掌掴,就掐死母亲,绝不能称作防卫过当。

????受害者从被掐住脖子,到最终死亡,其过程要持续几分钟,被告人应该能够判断,受害人失去反抗能力,进而停手。

????“现在,辩护人可以发表辩护意念。”方朝阳道。

????闫泽整理了下头发,缓缓站起身来,开口道:“尊敬的审判长、陪审员,被告人涉及的这起案件,确实让人深感遗憾和悲痛,一名母亲惨死在儿子之手,这是世俗所不能接受的。我们所看到的事例,都是儿子为了母亲,不惜付出代价。原本,我不想接受这起诉讼,但作为一名律师,知道不能感情用事,我还是来了。”

????闫泽的开场白是存有私心的,为束成龙担任辩护律师,在大众看来,是不可接受了,骂他的声音已经出现在网络上,什么为禽兽辩护,为杀人犯开脱等等。

????他必须先摆明立场,不认为束成龙杀母的做法是正确的,而他进行辩护,也只是为了保护被告人的权利。

????“关于这起案件,我有以下几点存疑。第一,正如被告人所言,他从小就受到家庭暴力,心理存在巨大的阴影,进行影响到他成年后的性格,应该予以适度理解;第二,如果受害人姜春花在扇击被告人面部的时候,伤及了重要神经部位,也有导致受害人的性格突变,无法自控,走向极端,存在防卫过当。第三,受害人姜春花的作风问题,同样会导致被告人心理畸形,同样是不可忽视的因素。总之,希望法庭能关注被告人杀母背后的诱因,给予宽大处理。”闫泽侃侃而谈,其中第二条,是他认为最有效的辩论证据。

????“你不要胡说,我母亲的作风没有问题。”束成龙冷着脸再次否认。

????闫泽摊摊手,表示发言完毕,无奈地坐下来,他也想不通,束成龙杀母后,毫无悔改之意,总是强调母亲对他造成的童年伤害。然而,却在母亲的作风问题上,一再进行袒护,到底是为什么?

????“公诉人可以针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进行答辩。”方朝阳道。

????“公诉方认为,辩护人的极点辩论意见,都是站不住脚的。”苑丹立刻予以反驳。

????在法庭上,出现这种情况很正常,有时候,公诉方和辩论方的辩论会进行得非常激烈,谁也不肯退让一步。

????几位庭审法官就是要从辩论中,缕清更多头绪,边听边进行分析,到底有哪些内容是真实有效,量刑上具有参考价值。

????苑丹也站起来,继续说道:“首先,被告人的心理阴影问题,不能成为他杀人的借口,母子之间固然有冲突,但受害人姜春花从没有伤害儿子的念头。还有很重要的一点,据检方了解,被告人长到十四岁以后,受害人姜春花就没有再打过他,甚至对这个儿子还非常好,多人都表示,姜春花以儿子为傲。”

????此刻,束成龙正在神游之中,好像在回忆往事,对此没有进行反驳,脸上的神情却是阴晴不定。

????“其次,掌掴伤及重要神经,只是辩护人的推断。受害人没有使用极端的方法,威胁到被告人的人身安全,因此,不存在防卫过当,而被告人持续掐按受害人脖颈,在其不能反抗之后,依然没有中途放弃,直接导致其窒息死亡,就是故意杀人。”

????这条理论站得住脚,旁听席上有人不由点头,综合看来,束成龙杀人的行为非常明显,没有开脱的理由。

????“关于辩护人提出的第三点,公诉方认为,完全是牵强附会,没有关联性。一名母亲的作风的问题,可能会引起孩子的不齿,但法治社会,这是个体权利,也不能因此杀害母亲。”苑丹最后说道。

????就在这时,旁听席上却传来了一个哽咽的声音,“你心咋这么狠呢,就不能放过小龙吗?”

????说话的正是束成龙的父亲,此刻,他已经泪流满面,虽然他文化不高,但也听得出来,公诉方对儿子的罪行咬得很紧,绝不肯罢手。

????“不能,杀人是重罪,法不容情。”苑丹回了一句。

????“唉,那女人,不老实啊!”束成龙父亲擦着眼泪。

????“肃静,旁听席不可发言。”方朝阳敲了一下法槌,他能理解这名朴实农民的心情,但这里是法庭,不是随便插话的地方。

????束成龙的父亲低下了头,而束成龙也回头看向了父亲,眼中第一次出现了泪光,说了四个字,“爸,对不起。”

????杀死母亲,毫无悔意,却觉得对不起父亲,束成龙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态,让人捉摸不透。

????“被告人,你还有新的意见要讲吗?”方朝阳问道。

????“我爸他太不容易了,小时候替我挡了不知道多少巴掌,面对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,他也很无力反抗。记得有一次,父亲为了维护我,跟母亲动手,结果晚上睡着了,就被母亲在胳膊上砍了一刀,血把床单都染红了……”

????“被告人,不必说这些与案情无关的事情。”方朝阳制止道。

????“审判长,让我再说一句,大家觉得,我的长相跟父亲很像吗?不,我像母亲,唉,其实,我早就知道,一切都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。”束成龙叹了口气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